北京切换地区
当前位置:安美奇博客日记 → 心盅

我的日记

心盅
发表时间:2010-2-7 15:26:18 类型:转载美文 浏览:0 次 评论:0
  香炉里袅起的一缕香烟,在空中慢慢的弥散,心随着那一缕烟抖动,心中溢满了无言的荒凉。
  我不知道思绪停留在了哪里。是在寒冬的深处结了冰被凝固在某一处,还是随着枯叶被埋葬在泥土里了。沉沉地,沉沉地空气,让人有不胜怅惘之感。一丝残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在墙上,是那么的纤细,又是那么的微弱,昏黄中却是一番苍凉的境地,好像有风声,撩起帘幕的一角看到风抱着树梢,摇落最后一片残叶,孤独的残叶瑟瑟的抖动着,蜷缩着,萧然地离开它所依恋的枝头,无奈的坠向大地。仿佛听得到落叶零落的音调,哀婉、凄切。那是谁的悲歌,是冬的在悲歌:是生命的悲歌;还是某个人的悲歌呢。
  凝神冥想,却又被静寂的炽热熏点。回忆如水面的涟漪,荡起一圈一圈的波纹。我眯着眼睛凝视着时光的深处。一双粉蝶在花丛中喁喁私语,它们是谁的化影?听到深谷中溪水幽抑的琴响,它在向谁告别?一树明艳的梨花,玉也似的香肌沁着清芬,在为谁瘦损容颜?还有那朵睡莲,在盛开的季节并不鲜妍、芳菲,在凉风中娇羞的闭合。它睡着了吗?在梦中说与谁听的抑郁的心事。它的惆怅郁结成清晨,荷盘中一颗颤动的露珠。
  我的心有一丝的疼痛,为什么会疼痛?不知道,不知道心为什么总是会有些寒冷,有些痛楚,有些荒凉。
  那枝空寂的花开在哪里呀!我嗅到了花的芳香,却看不到它的踪影,我忐忑的在荒街中穿行,终于寻到它清幽的处所。悄然的踏上台阶,敲开小窗,潜入它的花园。那朵空寂的花已经凋零,化为落地的胭红,看着那片片落花,我匍匐其中,就此心落入了花盅,心在慢慢的消溶、消溶,化为了一片花,睡到了它的梦中。
  我知晓了,知晓了,我中了花盅。那是我心甘情愿。
上一篇:嫁给一个处女座的男人真的很幸福... 下一篇:正确地表达爱

本文评论

您还没有登录,请先 登录 再评论
内  容:(不涉政涉黄,否则后果自负)